哈尔滨北大荒新皇冠hg0088|官方网站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搜索
查看: 45|回复: 5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永远在路上-1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我每天早上上班都在哈平路走着上班,一路上我慢慢的适应了,原来在新中新电子公司时有个朋友王刚,他跟我说过一件事,就是他家是佳木斯市农村的,当时他家离学校很远,他说他就走着上学,可是一路上没事干嘛啊,他说了他开始就背英语课文,这样一来二去的他的英语课文背下来了,单词也就记住了,本来学习不好的英语一下进步了好多,老师就不停的表扬他,这个王刚原来是农村小学学校,小学期间也没有学习英语,刚来的时候就是知道一个耶斯。这回王刚受到表扬,有了这次表扬,王刚就更加努力了,他不仅在路上背英语课文,而且开始背古诗文,就是这样他原来学习不好的语文课英语课都好了,加上他原来本来就学习好数学课,一下子就变了,老师也喜欢学习好的学生,所以总是表扬他进步特别快,就是这他们班长也另眼相看他了,原来他们的班长是女生,所以一起学习了三年后又一起考上了佳木斯高中,就是这样他们一起考上大学了。
这些都是故事了,今天我也有了体会,我天天走在路上,没事干了也在思考一下公司的工作,特别是我们的打印机的事,当然这里面的技术问题要保密了,我不能随便说,可是我在路上也是如此,考虑考虑一下,我这一刻理解王刚讲的故事了。原来走着走着就习惯了,思考问题也是一个习惯,实际上我们搞技术的都一样,不是上班时间最忙,而是有了问题的时最忙,遇到一个小问题我们也是如此,一定要解决了才能安心,比如外观设计,我一开始就说了,还是我提出来了,我们找小杨搞一下吧!

沙发
?楼主|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19-8-31 15:05 | 只看该作者
永远在路上2


我走在路上,有时候我就回忆起当年在木材厂四车间的事情了,那时候我们机修组长是郑永乾,实际上他是一个不错的老头,当然了他对我来说也是长辈了,那时候我很年轻,就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徒工吧!

我刚刚到机修组也就是想显摆显摆一下吧,所以我就看到机修组里的一个老虎钳子不太灵活,我就主动拆开了修理一下,我觉得我应该能修好,可是我一动手才知道,这个我还真的不行,拆开看看吧,我就把他拆了,可是我一个下午也没有装配上,就是底下的一个螺丝,我就用了4个小时也没有对正,这时我们组长郑永乾看看我说,;“不行吧!我们这里的人,随便找一个,而且我还要蒙上他的眼睛,你查十个数,要是他装配不上,今天我请客,你好好看看找谁吧。”就这样我看看这些人,我就没有说话,这时崔光吉过来了说,郑师傅别逗他玩了,我装上吧,就看他没用一秒钟就装配好了。这时崔光吉看看我,比画图我们当然不行了,这个是我们的强项,你看看吧直接插入就可以。你就是没有经验,你也是那样插,可是你找不到螺母的孔,我们是专业干活的。别的事情我们不会,这个是我们的强项,就像画图一样,我们也不会呀!以后你就记住了,这些事情你就问问大家,谁的比你强。
3
?楼主|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19-8-31 20:01 | 只看该作者
实际上我在哈平路上想到的最多的工作还是我们现在的单位里的人和事。我讲的虽然是我过去的事情,实际上我就是说给我们现在的人们听听的,智者无敌,要是聪明的人一点就懂。

我还是回忆一下过去的事情吧!那时候我在四车间的事,一次机会我也跟着拆装段的平面刨床。那个刨床不知道为啥主轴突然断了,这样一来我们可有事情做了,这个主轴已经是好几次断了,这天我看着新的主轴来了,我也就帮助他装轴承,这时梁开元说了,大家都别动,看看董建国能不能装上轴承,刘吉山看看郑永乾没在就说,对呀看看董建国今天能不能装完一个,这是崔光吉说你们别逗他玩了。他要是两天装完你们等得起吗?这个时候。梁凯正说没事,看看小毕他们都装配好几个了,他装的就是玩,就是看看他啥时候能装配完,我就是有点好奇,小毕是刚刚接班来的,他才15岁,他可以一分钟装完两个轴承,我就不信了,特别是梁开元说我两天装完就上饭店。所以我就是要看看我为啥这么笨吗?

就这样我一天到晚的装配这个轴承,可是我觉得挺简单的事,就是一天到晚也没有装上,下班了,郑永乾开会回来了,看我在这里,就问问咋不回家,下班了你干啥,我就把装配轴承的事情说了,并且说小毕都能一分钟装配两个,我就不信了,郑永乾看看我说,那是小毕傻,这个就得傻子才会干。我更加不服气了,

这时郑永乾看看说,“好吧,你坐下,我们聊聊天吧,你知道吗?小毕为啥能装配上吗?真的就是因为他笨蛋一个,他才15岁就不上学了,这样才来接班上班,要是他学习好能干这个吗?就是他笨蛋才干这个的。你不同你太聪明,所以你干不了这个。还有一个问题找你,你也知道了,这个压刨床的主轴断了十多根了,两天拆一边,你看看后段,等着他刨的细木工板这么多,你好好想想为啥这个主轴总断呀”我看看郑永乾没有说啥,我就去找到了我的书,把书给他看看,这个郑永乾看看我说,我要的会看书,问你干啥,你直接说就行了,我就告诉他,材料硬了就断,不行就选材料软一点点的吧,就是这样的我们用35号钢试一试。

事情就是如此,轴承我真的没有装配上,可是我觉得我的书还是有时候挺起作用,一周后我们用35号钢加工的轴真的用上了,别说效果还可以,所以我这个干啥都不行的还是有点用。

这里面我记忆深刻的就是,他会干是因为他笨。郑永乾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就是,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他越是笨,就越要努力的干活,这样一来他就可以生存了,老天爷关上一扇门,随手他要给你打开一扇窗。

当然是这个小毕后来变成了我的一个徒弟,他后来成了机修大拿了,可以说他的水平了得。
4
?楼主|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19-8-31 20:02 | 只看该作者
永远在路上4
实际上我说完了就当没事了。郑永乾还真的让机修加工了一个轴,就这样安装上了,别说这个轴挺争气,原来的轴是用十二个小时就断,这回我说的方法用了十多天了,别说没有断,车间发奖金吗时候到了,这里破天荒的多奖励我十元钱,郑永乾还说,场部真的挺重视,你没看到吗?张叔伯教授天天在这里呆在,我知道张叔伯教授是哈尔滨工业大学的,但是我资格太小了,没有机会和他们说话,别说我们的主轴工作了十五天的时候,这个教授找我了,他问我是怎么想到的方法,我还是把金属学与热处理给他了,我就是这样把书本打开让他看看,他一看原来这本书是他自己编写的,他就笑了,他说“我看了这些天这个轴还可以,我回去问了,黄文虎说了,不能光找轴的问题,这么高的转速一定是轴承有问题。”




就在我们高兴的时刻这个轴又一次断了,而且这次还有点变形了,这回我知道不是太硬了,轴变形了就证明轴太软了,这回我们咋办啊!

材料处长说了,德国人说这机器是50年前的产品,还是二战以前的,没有配件,要不这样你们再买一台吧!

就是这这个机器又一次停止了转动,我们又做把原来做好的轴装配上了,还是将就着用。

我们天天就是这样的,一天到晚不停的拆了装上新的主轴,这又一次两天一根主轴了。
5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9-8-31 20:43 | 只看该作者
宜里农场董建国 发表于 2019-8-31 20:02
永远在路上4
实际上我说完了就当没事了。郑永乾还真的让机修加工了一个轴,就这样安装上了,别说这个轴挺 ...

你净和大专家在一起工作?
6
农场章文 发表于 2019-9-1 07:09 | 只看该作者
哈平路我走了8年,其中骑自行车寒冬腊月,风雪不误,盛夏风雨不误,有5年时间,当时距家12公里,最快40钟,一般50分钟左右。下班时,有4、5个同事骑车一起下班,一高兴就飚起车,练就了骑车的本领,特别是当汽车靠近时,千万不要东拐西拐,因为自行车的轮子半径是中心,拐一点,后轮就像边上移动很多。后来有一个水利局的总工出事了,且各种车辆越来越多,就改坐通勤车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信箱|百度搜索|哈尔滨北大荒新皇冠hg0088|官方网站网 ( 黑ICP备09097286号-1 )

GMT+8, 2019-9-1 19:1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